适当的时候对适当的对象讲适当的话:是一种高深的学问

有人, 明明在节骨眼上,刚刚目睹了一个悲剧的,别人正沉浸在悲伤和愤怒中的时候,就别说风凉话,而且听说还在世界的微博, 或者说风凉话的时候就别把自己的贯籍现出来,丢自己的脸不要紧,别把整个地方的人的脸丢光了。

有人,一向我都觉得他就是个莽夫,说话不经大脑。竟然在这个节骨眼,摆出和是佬的样子,说了得罪全地方的人的话。特首都没说啥,你凭啥说那样的话,你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国际明星就以为自己很有地位才行。

有人,虽然经过高等教育,而且年纪也不小,同时靠他鄙视的人赚钱,却在我这个来自他鄙视的地方的人面前失言,话音刚落的同时就知道自己说错话。实在是让我这个后辈都觉得可笑~~

有人阿~~太强大了,太能social了,对媒体说的话实在永远都能抓住观众想要听的句子。从上次对成陈总的道歉到这次的“火滚”意见,完全看出他是多八面玲珑的人。人在外地想要闯个出头天,必须按照当地规矩和态度作事,这我明白,也能理解。我只是希望他不要忘了他本身该有的特质, 也不要忘了当地人到底有多瞧不起他的故乡。

搜寻栏
RSS连结
连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