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起义",香港民主派太强了!

没军力,没主义,没全民的团结力,民主派是否把“起义”看得太简单了? 历史上的那次“起义”不是在大家水深火热,民不聊生的时候才会产生的想法?现在到底是香港没有饱饭吃还是没给衣服穿?还是宗教被打压?台湾有军力都不敢对大陆放狠話,弹丸之地竟然有如此言论。那种说没有想到字眼会有如此效果的说法太烂了,这么简单的逻辑推论你都预测不了,还谈什么民主和港人治港。

局外人的我感觉先珍惜能够享受的自由吧,被夺取了才懂得珍惜就晚了。

艰苦的冬季日剧讨料又开始了

记得上次uta no onisan还没有公布的时候,每天不停地盯着冬季楼看,吸收了不少那些黑的挑的YY的一堆,真是超级没营养的。

自从leader被传日九的时候,我又要开始待冬季楼了,看能不能从没营养的掐架中找到有用的信息~

现在看掐架都看到有点混了~~

哦对了,有些传言还是挺有趣的

现在传日九是拍草刚的电影,好像一部是黄泉,还有一部是凝视爱与死,都是挺文艺的片子。

我看了一下介绍,大爱凝视爱与死,又是发挥leader 悲剧魅力,把师奶哭倒一大片的魅力展现给大众。

而且是浓浓的恋爱戏!!!!!最好有点小。。。。。。小kiss之类的。上次魔王太礼貌了~~


admission 大事记

拿这个律师执照,虽然不用考试,却是史无前例,连考试都没有的那么痛苦过。

15 May,一个自己有depression的女人竟然在director面前告了我一状,说如果i am so upset about
what happen if she has not got caught.我不就是看了你的作业一眼,而且还没抄,你竟然为了那么小的事情告状,实在是。。。。。。。

25 May,被director叫去喝咖啡,我本来以为事情就随便过去,谁知她说要记过。我这么大一个人,还真的没被记过过。人家记过都是那些很大条的事,例如偷东西之类,我都没有做这种你竟然记过。

10/11 June, 被告知affidavit of disclosure需要diclose这件事,而且还被告知这种事情要去见board of examiners

6 July 被告知affidavit of disclosure 不行,人家DJ说最好要一份further affidavit.然后那办事不力的director突然之间很好心得说给一个solicitor给我,这位就是MK.MK做事一向马虎,找了位一点都没有经验的barrister给我。我刚开始还蛮appreciate,毕竟是pro bono 的。

29 July 相当痛苦的一个下午,被盘问得体无完肤,而且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然后那位Mr. MG说我没有在affidavit把事情说清楚,lack of candour,没人相信我的故事。我真是超想骂脏话的。。。。。

early August 那位没有经验的barrister不知道从哪里听来说你只要认了就好,而且还说MK cease to act for me. Barrister 写了个完全我是unhappy的further affidavit of disclosure,幸好我拿去给帅帅温柔的 ceo RB 看。不然,我就真的admit 无望。

Middle August, 好心的RB看不下去了,帮我介绍了MC,一位是我这辈子遇到最PERFECT的男人.可是我刚开始还真的不太爽他的。 用了两天写一份新的AFFIDAVIT,很明显他是有经验很多,而且真的improve my affidavit a lot!!!可是MC写affidavit的最后一天跟我讲,所有东西你拿走,我不需要的了。我也不会再看你的affidavit, 我问他er....那被盘问的时候你去不? “应该不去~”我听到这句话整个就是僵笑在那里。我送你巧克力了,你竟然这样对我,而且还急忙开好门,让我走,这是让我最不不不不爽的。 这事情让我郁闷了两天。

幸好RB人太好了,看完affidavit 之后大赞affidavit 太好了,可以file了,可是只给我一个下午的时间答复他,还建议让MC陪我去。我当天还要去sydney的说,真是时间tmd的紧迫。

然后打电话去MC office,MC 那位不像secretary的secretary说MC去教书,手机也是弄UNDISTURBED. MC竟然还在大学教书。幸好他人还算不错,回我电话了,而且还答应陪我去。

接着又是paper works, filling 那份长达都不知道多少页的affidavit。把事情写得像小说似的。

file了document的一周,处于非常不安的状态,因为我的故事跟别人的出入太多了,连日期都是有出入的,我想了超多解释去back up my account of story.

为了答谢MC,我还专程买了瓶VINTAGE的红酒送他。

31 august, 这天下午上去MC office,MC拿着一堆case 还有submission,太让我意外了。想不到他竟然为我这个case 会做那么多事情。重要时刻终于来了,那位MG又在,他一开始就Twister the facts,what the hell!!!!你以为我是傻b,我才不会因为你这么肤浅的攻击就改变我自己的proposition.而且扭曲事实你也扭得好一点,一点都不符合逻辑,要不是因为要看你颜色做人,我早就攻击你这个自以为是的QC. 可是这帮人完全没有提及我的account和其他人的证词有那么多的出入,我还真是白准备了。

MC的那份SUBMISSION起了很大shutting member of the board's mouths的作用,问题少了很多。

后来MG实在是无法击破我的坚持(他真的把我当傻b,改变了自己的proposition不是让情况更糟,这么笨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做)就说了一句no further questions,然后斜视的judge就说要grant me a certificate-让我可以admission。

真是如释负重,事情终于拨得云开见月明。


1 September 当然要感谢RB,买了蛋糕请他们吃,感觉还蛮让他们感动的,我可是很懂得知恩的说。打电话去MC office,说MC的奶奶在31 August去世,所以MC今天不在office.我觉得这个也太邪门。

2 September 买了蛋糕去给MC, MC和SECRETARY都不在,挺失望的,留了张纸我就走了,出电梯口看到secretary,跟她 交代了一下。 下午上班的时候看到MC的email,超喜欢这封email的,要永远保存。counsel也定下来了

3 September file affidavit in support. 知道15日的10:15 am,我就是律师了


事情暂时就解决得差不多了~~~真是纠结了3个多月,终于快弄好了~

一切都是那位女人的不知所谓,让我人生中添了如此一件最最麻烦和痛苦的事情。我真的会永远记住你!!!

拜拜了dream man

因为admission的trouble, 让我遇到了我心目中的 dream man.真是够萍水相逢的。
事业有成,长得不错,温柔,笑容可爱,成熟有责任感,而且还未婚(至少没有婚戒)。

当成功地帮我解决了trouble 后,这周的星期一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了。然后本来今天想去碰碰运气再去见见他,结果却无功而回。不过还是能收到他最后一封给我的纪念品,感谢email.

我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能力和魅力和他再次见面,admission的麻烦我也不想再遇一次。所以,
我要很爽快地 和dream man说声拜拜~~永别了。

SM到底有没有learn a lesson?

真让我感到意外阿,我以为他们会很appreciate公司把他们碰到如此高度的TVXQ都要反抗了!!
而且一向团结的他们却只有3人反抗,那两人可真是难受阿。

现在住在一起感觉都会有点怪吧?!


我以为从以前神话 和HOT中,SM学会怎么管理艺人,可是现在连TVXQ都要反抗了,就知道SM完全还是继续用着老方法去管理。到底还是因为SM在韩国不够强大阿,你看如果想JOHNNYS,在日本谁敢反抗阿?连大神也乖乖在JOHNNYS待着。当然待遇之类的应该也要好好改善了,不然整天弄反抗只会让SM丢了赚钱的金鸡。



搜寻栏
RSS连结
连结